一言难尽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不可收拾 > 正文内容

【关于国庆节的短文】关于建筑的短文

来源:一言难尽网   时间: 2019-03-17

作文「关于建筑的短文」共有 17038 个字,其中有 15066 个汉字,242 个英文,147 个数字,1583 个标点符号。作者佚名,请您欣赏。玛雅作文网荟萃众多优秀学生作文,如果想要浏览更多相关作文,请使用网站顶部的作文搜索引擎进行搜索。本站作文虽然不乏优秀之作,但仅为同学们学习交流的习作,不能当作范文使用,希望对同学们有所帮助。

建筑是一种力量

建筑是一种力量,并非仅仅意味着只是一件作品。
法国总统密特朗决定扩建卢浮宫博物馆的时候,参观卢浮宫博物馆的年均人数已经低于100万人次了。20世纪80年代的法国青年已经十分美国化,谈法国文化在所谓的时髦阶层的眼中是件可以大加嘲讽的事。
密特朗力排众议邀请没有法国文化背景的华人建筑师贝聿铭来主持设计的决定,深深刺痛了业已麻木的文化艺术界。并由此引发了涉及法国所有阶层的关于文化的大讨论。随着贝聿铭出乎意料的设计方案的出笼、建成并且获得巨大的成功,密特朗成功地让法国民众重新回到博物馆并不自觉地找回伟大法国文化的自信心,从而将走向美国化的轨道改变方向。
建成当年,参观卢浮宫博物馆的人数就达到了500万人次。2003年更达到了惊人的750万人次。当博物馆决定再次扩容,希望2010年可以达到900万人次的时候,几乎没有人还记得当年报章上对密特朗把卢浮宫年参观人次定在每年500万人次这个目标的讥讽和嘲笑。
长期以来,大多数人会形成如下的思维定式,即建筑活动意味着浪费的大兴土木。但是,经过精心筹划的建筑活动不仅给社会提供一个功能的载体,而且由于建筑本身涉及了社会学、文化艺术、政治、经济、媒体等诸多方面,而具有了推动城市区域发展的能力。所谓GOODARCHITECTURE BRINGS GOOD BUSINESS就是这种现象的注解。简单地把建筑看成功能的场所(居住)、某种象征(标志性建筑)、某种商品(房地产)、都是一种简单思维模式下的教条理解。
2006年以前去苏州玩的人有几个会了解苏州博物馆?随着贝聿铭设计的博物馆建成,越来越多的人从世界各地来参观,也带动了平时几乎不去博物馆的人去苏州博物馆。苏州在使用将近100年的明清遗产后,用新建筑找到了一个吸引人的新焦点。从选址到建成,围绕这个嵌在拙政园边上的新建筑的争议就没有停止。但这一切都掩盖不了她在文化影响力上的成功。
所以,建筑就是一种力量。

城市特色是城市可持续发展的基础

中国这20多年的建设在世界历史上也是空前的。在巨大成功之后,及时总结高速发展中忽略的东西和教训是有必要的,也是为下一步发展做铺垫。
空调、汽车和普遍意义的规范加上高速发展的经济,已经将城市之间的形象差距缩小。中国各地的城市面貌开始呈现出均质化的现象。均质化的城市形象削弱了城市的文化影响力,而将城市简单地变成社会活动的功能性的区域。
不管地域、人口结构、经济、气候、几乎所有的新区规划都呈现功能的相似性。而老城作为落后的象征被摧毁性地改建,许多历史名城徒有历史名称而面目全非。在消除城乡差别的同时也在消除城市特色,这在某种程度上是毁坏二次发展的机会。
从伦敦、纽约、东京、巴黎这类国际化大都市到所谓的浪漫的地中海小城,吸引人的是这些城市在各自的文化背景下开放但保持各自不同的城市特色。如果上海丧失了成型于20世纪30年代的城市特色而成为所谓小纽约,小巴黎,又怎么能够吸引在上述大都市里生活的人呢?在满足了功能性的普遍需求后,对文化的差异需求才是更大的经济动力。
苏州,东方威尼斯。重新获得了经济的巨大成功却丧失了城市特色。苏州,伟大的园林杂处在被割裂的城市语境中显得孤独,原来这些园子是多么谦逊地隐藏在市井中而现在,市井变成新城市,园林便尴尬地暴露出来。苏州的嘈杂和繁荣像个小型的上海,也让从其他地方过来的人怅然所失。20年前,苏州是向外国游客推荐仅次于北京的旅游城市。现在,对年轻的一代人而言,苏州是个经济奇迹但不是旅游必选地。现在,他们去丽江。丽江因为开始之初无意识保留的城市特色而从一个籍籍无名的小城成为中国最浪漫的城市。
改革20多年了,立足改善基本功能需求的经济发展总要转到能提高文化需求的发展上来。在这个大背景下,城市只有形成自己的文化和形态特色,才能适应更高级的社会需求,才能更好地发展经济。
所以,城市特色是城市可持续发展的基础之一。

观念也是经济的动力

卡塔尔亚运会向世界展示了阿拉伯世界光辉积极的一面。阿拉伯王子跃马点燃火炬的形象已经成2006经典镜头。联想到另外一个新兴城市,阿联酋的迪拜。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少部分人的观念变成社会共识时,观念可以是经济的动力。
30年前只有少部分的西方人有所谓的环保意识,他们出于理想而不停地与忽视环保的社会现状做斗争,并不厌其烦地向漠不关心的大众做宣传,在许多人眼中,他们就是现实的堂・吉诃德,不会有结果的。现在,环保的理念不仅深入人心而且成为指导社会生产和服务的准则。当我国废气排放标准向欧洲标准靠齐的时候,我们才模糊地意识到与生活现状看上去有些脱离的观念居然也可以成为经济的动力。
20年前,阿联酋的国王开始实施迪拜计划的时候,国内外都认为这又是一个石油富翁的天方夜谭。一个人口100万人的城市居然要建年吞吐量为2000万人次的机场来配合一系列疯狂的建造(包括阿拉伯塔、七星级酒店)。国王的观念可以强行执行成为社会共识。但现在,民众已经自觉地接受了这个观念。迪拜成为东西方航空路线上必停的一个枢纽。当石油越来越少时,阿联酋并不担心,他们把有石油时的财富变成了一个可以吸引所有目光的新财富。差不多同时,卡塔尔也走了相似的道路。当火炬被点燃的时候阿拉伯人看到伟大文化的复兴和可以期待的光辉未来。
我们的视野如果能够脱离单一的生存模式,更宏观地去思考,会有不同以往的观念出现。加上中国人固有的执着追求,一定能够形成推动经济的新动力。

伟大的建筑

建筑学的专业评价与其他行业对建筑的评价是有所不同的。一个有文献或文物价值的建筑在建筑学上的意义可能是普通的。上海的外滩是上海的象征,也为大众所喜欢作为城市记忆的图像表达,外滩的典型图景被反复运用出现在各种物品上而最后成为象征。但从建筑学的角度在世界的视角中,外滩的建筑只是那个时代普通的但施工精良的建筑。
所以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不可以用来作为建筑在建筑学意义上好坏的判断标准。同样建筑学的普通意义也不能掩盖一个建筑在社会学意义上的成功。只不过我们在评判的时候不要将两个标准混淆起来。
从建筑学的意义上看,上海还算不上伟大的城市。因为能够载入建筑历史的建筑几乎没有。综述摩天楼的发展历史,金茂大厦巧妙地将中国传统建筑文化――塔的造型元素升华成一个象征经济振兴的摩天楼新形式,也许可以进人建筑学课程教育。少数遗留下来的历史名园则只能作为苏州园林的补充而见之史料记载。北京,因为伟大的故宫,从建筑历史出发自然算得上伟大的城市,但同苏州一样由于太多粗制滥造的所谓新建筑破坏了城市面貌,那从建筑学角度看,还是平庸化了。如果上海和北京要在建筑学

<许昌到哪治癫痫病比较好p>

1大师们在玩什么——柯布西耶

在了解建筑之前实在不知道建筑师们在玩什么,在高中时,老是搞不清建筑与土木的区别,因为那时的思想里只有科学与艺术的区分,不知道还有这两者不同比例的交叉所形成的领域。而老爸又总是告诉我,建筑是个服务业,这话从客观来讲是不错的,但在建筑师看来却不确切。在建筑师看来,一切的一切都为了最终能有一个打动人的形式,否则一切都是白扯。

一般的建筑师是痛的,被压力驱动着,只有大师才是痛并快乐着,可以称之为“玩”。他们设计的过程其实是异常辛苦,但其痛的程度越大,往往最后得到的快乐越多。

最早了解的建筑师是柯布,柯布的作品其实很粗糙,感觉像是没有做完。他的理论大多也不成系统,乱七八糟,像是到处都在搞,没有一处是搞明白了的。所以他的东西不受普通人喜欢,却往往启发了建筑师。建筑师们从他未完成的各个方面出发,将这些方面做到极限。比如理查德·迈耶就将他的白色主义发挥到极限,安藤则抓住了混凝土。

但是柯布尝试了这么多的主题,到底哪一样才是他最看重的方向?我认为是空间效果。不管是前期还是后期,柯布的关注点一直在空间效果上,柯布不太注重建构,这点从他的全集中无数的草图就可以看出。柯布是草图狂人,这不是说他的图画得好,而是说他特别喜欢画图,他平时的所思所想,随时以草图的形式记录下来,这样就为他设计时提供了丰富的素材。

柯布的理论到底如何,我觉得是不太专业的。但正因为其理论的非专业性,他才能够以平实易懂的口号打动群众,“住宅是居住的机器”、“平面是发动机”,这些话生动形象,具有极大的煽动性。柯布没有真正的理论家那么强的思辨性,但他笃信他研究的东西是对的,所以敢于把这些东西运用在设计里,比如马赛公寓的鸡腿柱子就是四个模度人高。他也善于幻想,他的光明城一看就是不切实际的,没有真正的城市规划的意识,但在那个年代却是非常极端,具有启发性。

最后不得不提的就是现代画派,从塞尚到毕加索。这跟柯布很有关系。因为这一派的画家们已经企图用主观的形式结构代替客观的形象表现。他们不再遵从古典的透视与构图,反而变得更加几何化,即所谓“立体主义”、“小块块主义”。塞尚还不是很明显,到了毕加索就更加概念化。柯布在画风上就受其影响。但他是建筑师。建筑就是就是赶鸭子的,永远在艺术的最后一名。所以柯布所营造的三维效果轻易达到了毕加索难以达到的空间感。

柯布是个愤青,虚荣,不守规矩。正是他的这种性格导致他的生活崎岖,四处受挫,但同时也影响深远。到了晚年完成了朗香教堂,重新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之后他隐退到了海边。焦虑的他是永远不会满足于现状的,只好让大海来包容。

2方形的力量

每次做完一个任务我都有所发现,这些感受正随着时间的增长在意识里生根发芽。

这次我在选择空间单元时,发现了方形的力量。一个方形的空间就是一个明确的空间,这就是为什么方形一直存在于历史之中,存在于人类的集体意识里。我起初接触建筑时以为建筑强调的空间就是那种空空如也的空间,后来意识到了重力的重要性,再后来又意识到了光就是空间,而现在逐步认识到了方形的力量。

尽管我们可以刻意营造一种特殊的、非对称的、不稳定的空间效果,但空间的本质就是明确的。我们并没有创造空间,而是划分了空间。从建筑艺术的角度说,一个空间最为可贵的就是它能够显现自身是如何被造出来的。而方形正好符合这些条件。柯布提醒了我体量的重要,而康则教会我倾听“建筑想要成为什么”。自古以来,人类寻穴而居,构木为巢,过去一直如此,现在一直如此,将来一直如此,那就是对方形的偏爱。方形是如此坚决地扎根于我们的理性中以至于我们要么发展它,要么背离它,但绝不可能忽略它。

方形的力量体现在它赋予结构的秩序中,一个方形的空间应该具有秩序分明的结构,并且将这种秩序展开去。方形的力量也体现在被服务空间与服务空间的区分上。刘同学总是对我说,他喜欢方形的东西,因为那很简洁,很有现代感。这句话不错,但也不完全对。柯布努力将空间从结构的束缚中解放出来(比如均质柱网),而康却将结构与空间统一起来(比如空心柱),个中关键就在于方形,在于其空间的序,结构的序,以及这无所不包的秩序中隐藏的静谧。

3建筑那点儿事

刚上大二,设计课的任务就瞬间加重了起来,但我们并不能因为这样,就放弃对艺术和建筑的本质思考。越是紧张的生活越能激发出直觉上的进步。

最近我得到了个“理论家”的称呼。通常我们称呼别人为理论家,仿佛就是在说这人不务实际。但我向来认为,真正的理论就是脱胎于实际,与设计的过程紧密相关。其实,不管是柯布西耶、密斯、赖特,还是路易斯·康,都是理论为设计作注,设计为理论举例。

建筑学赋予人的最大本领就是感受事物的能力,我认为这就是建筑学的独特之处,也是建筑学所以存在的起点。建筑绝对是一门艺术,但我们应当努力把建筑与其它艺术区分开,而个中关键就在于抓住建筑的这个特征。

(1)空间的本质

许多建筑师在拿到任务书后就开始设计,这是不太好的,因为忽略了对“建筑想成为什么”的思考。这初听有些不可思议,建筑怎么可能自己想成为什么样子?然而仔细考虑就会发现,建筑本身的环境、功能的要求已经对建筑有所限制。因此赖特主张有机建筑,让建筑像是在环境中生长出来似的。关于环境基地与材料的考虑当然相当重要,但比起建筑“是什么”来,就显得无足轻重了。

真正决定建筑的本质的东西是它的起点。就像树的种子,是决定树是否存在的原因。学校因为教育的精神而存在,因此设计学校时我们必须努力去把握它的起点,在设计的过程中都不能偏离这个最初的思想。否则建筑就会失去灵魂而成为一副空壳。在内涵方面,它不会是一座学校。

从这一点看起来,功能主义的缺陷在于忽略了建筑的精神起点。现代主义由于工业化的影响,他们所提到的“功能”都是物质化为主的,一座建筑如果能够起到心理上的功能那就是佳作。当然最基本的物质功能是不可或缺,但只满足物质功能是不够的。而后现代虽然突破的功能主义的局限,但又流于对建筑语汇的滥用,没有考虑建筑精神。

关于这个建筑的精神本源,所谓的“静谧”,的确是存在的。但它不会存在于个人的头脑里,而存在于你所处的文化与历史。因此这不是个人的喜好问题,而是人们的共性。静谧的精义在于共性。纵观艺术作品,不论是塞尚、莫扎特还是托尔斯泰,只有共性的东西才能真正地打动人。而建筑师如果想让建筑成为永恒,就必须抓住“静谧”;而要抓住“静谧”,就得回归历史。这时“发现”就比“创造”更加重要。

(2)秩序

接下来应该涉及到的问题是,空间的本质如何影响建筑本身?这中间会提到一种叫“秩序”的东西。秩序由静谧产生,与形式之间关联。在这种秩序中,我们可以感到某些共鸣的东西。秩序是一种文化结构,赋予空间以力量。密斯的建筑有着这种秩序,但这秩序是只考虑进结构的,排除了对服务空间的思考,排除了对于环境、设备的协调。柯布西耶会考虑“建筑想要成为什么”,但他常常忽略掉了秩序而直接奔向形式,就像朗香教堂中体现出的那种仿佛只有在梦中才会出现的隐约的秩序。
秩序应该是一种等级体系。在建筑中,被服务空间与服务空间都得到应有的地位,基础的功能得到了满足治疗癫痫去哪家医院,建筑更是散发着巨大的气场,因此空间发挥了力量,影响着人的行为方式。建筑尊重环境,充满场所精神,仿佛就是从土地中生长了出来,却又超越了环境,因为形式表达着永恒。材料同时忠实地表达着自我,钢和玻璃互相致敬,混凝土成为了混凝土,砖成为了砖。

这就是秩序。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康之外,赖特也意识到秩序的存在。但赖特主张秩序来自自然,来自与环境的紧密结合,来自建筑自身的有机性。而康认为秩序来自人的创造。“自然不做艺术,它靠环境和法则运转。只有人才会创造艺术。”正因为如此,赖特的建筑充满了随意性和实验性,大胆而华丽。而康的建筑则显得拘谨而粗野。

秩序不仅表现在通常的纯几何形体所展现出来的那种永恒感,也表现在一些用心营造的不规则上,比如孟加拉国达卡议会中心的清真寺入口就偏离了主要的轴线。看过康和盖里的作品,往往从康的严谨的几何控制推想康是理性主义的,从盖里的自由曲线推想他是偏向浪漫与艺术化的。然而事情却并非如此。康的设计过程多凭借直觉和不断地修改,随机性很大;盖里虽然喜欢“鱼”的曲线,但他却是谨慎地在满足功能的基础上造型的。还是那个观点,好比理论与实践,理性的控制与非理性的直觉之间并没有一刀两断的界限,这两者往往是相辅相成,互相渗透的。

(3)设计

最后谈的是设计,设计其实是关乎环境的行为。就我个人认为,认清一个学校是什么比考虑这个学校在上海还是在纽约更加重要。然而实际中进行建筑设计却不得不考虑如何将结构、功能、形式、环境、设备、人文、景观、气候等等结合起来。形式是"what”,设计是"how”。也就是说设计是关乎个人的。风格本身是不存在的,但由于建筑师在设计时带上了自我的习惯与偏好,风格因此而存在。即便如此,设计还是应该紧扣那个最初的思想。当你的第一张草图落成时,那个静谧、那个本源就已经存在,只不过在发掘秩序,在设计的过程中,它变得愈来愈清晰。

最近老爸发给我一个图集,名字叫“什么是设计”。集子里面有很多的漂亮的室内设计,看得我眼花缭乱,但不管怎么漂亮,却总觉得缺少内在的本质,因而过目即忘。这就好比花花世界里到处都是花瓶儿般的女孩儿,但真正看过后让人难忘的,却是花瓶里的花。花瓶儿可以引诱人,但不能感动人。只有花的生命力由内而外传达到花的外表,传达到花瓶上,才能让人流连忘返。

技术的进步让现代建筑获得了极大的自由,同时也让现代建筑师忽略了建筑的精神。希腊人没有什么技术,他们只有几块石头,但帕特农神庙却屹立不朽,因为屹立的不是石头,而是希腊人的精神。埃及金字塔也是如此,我想如果没有坚定的信仰做支撑,是不可能筑成如此宏伟的工程。一切的一切都在昭示着,真正让建筑永垂不朽的,其实是建筑的精神,而这精神,不是来自技术,而是来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人类的文化、历史与哲学。在21世纪,全世界、全人类,都在期待着建筑的本色演出。

4建筑笔记1

首先在于建筑原型,看来每一个建筑大师都有自己的“理想原型”,依照常理,没有人会没有“指导”地做一个建筑。

康——城堡,这点是很明显的。康的每一处建筑理论都来源于此。
其实建筑是文科,并非纯艺术也非理工。文科的特征就是理论和实践是互动的。不会像理工那样区别明显。因为理工是要求先想好后不乱。

康的理论:
1经由他本人口中说出的:
纪念性 秩序 形式与设计 共性与个性 规律与规则 存在与表现 静谧与光明(柏拉图的“理想与现实”的二元划分)

2由他的建筑所引出的:
完整、对称的几何形 结构维护的关系——耶鲁美术馆
空间单元 服务空间与结构——特伦顿浴室 理查德楼 萨尔克
双层皮肤——达卡 印度管理学院
结构与光——艾克赛特 金贝尔 耶鲁英国艺术中心
达卡是集大成者,完整地表现了他的所有构想——一个理想城堡

柯布——雕塑
密斯——日本板式空间
赖特——草原独户住宅
博塔的圆柱体——谷仓
盖里的流线型——鱼
扎哈的曲线构成——蒙德里安 梵高 冷热抽象
妹岛和世——白色板式
斯蒂文霍尔——不规则矩形
坂本一成——日式临时小住宅
迈耶——柯布早期白色主义

大师就是有着强烈偏好的人

围护与结构的关系
各自独立——柯布 自由平面
消除围护——密斯
两者合一 偏爱墙承重——康
只有当两者合一时才能说结构与光的关系,否则会互相干扰。

空间的透明性 是现代建筑的特征么?塞尚的画中似乎有这种味道。目的在于打破了古典的秩序。所以秩序是变化的,而对秩序的追求是不变的。(人不能完全混乱、随机地动自己的手,重复(模数、单元)是必然)

场地 建造 问题是三条思路?
形式是由不可再分的简单图形组合而成
组合方式是“元素—集合”的思路还是辩证的思路都可以。

5建筑笔记2

建筑特征:
总体布局:偏心,非对称,有主次
硬直线条,不规则矩形,虚实对比
空间有错落,庭院
凸显结构,张扬
群体组合,体块
装饰少,材质略粗糙
内外空间交换
平面分区,竖向空间,高差变化
过渡空间,双重空间
混凝土、木材、玻璃、砖
典型作品:
理查德楼,和声住宅,埃修里克住宅,Riva House,西雅图小教堂,范斯沃斯住宅,鹿野苑博物馆,川美设计系,耶鲁美术馆,金贝尔美术馆,萨尔克研究所,费舍住宅,密斯式盒子,南方小天井,吊脚楼
设计作品:
涵泽亭(圆柱),空间逻辑(大小盒子),材料(虚实对比),基地前期(空间单元),基地后期(底座出挑)

6交图前的备忘:

1、图的标题
2、学号老师
3、图面背景
4、设计说明
5、建筑指标
6、剖切符号
7、图名和比例
8、轴线间距?

画图进度:
在草图阶段不宜停留过长时间,草图之后马上建SK看效果,第二周后很快量化成平面,如果可以就上CAD,不要拖拉,不行马上重来。建筑图纸的结果的说服力远远大于你的“概念”。

草图:
草图应该是表达最初的一些主要的想法,不应该像艺术家一样画那种“大师草图”,草图在最后的图纸中的结果应该是分析图。

特征:
这是建筑成败的核心,应该在设计之初就定下来,特征应该是抽象的,不能依赖于特定的形式,否则不好修改,特征应该是一种特殊的“意义”或者“关系”而不该是细节化的东西。

功能:
首先区分建筑的固定部分和表现部分。
不要去背规范,但了解规范的底线,比如采光通风,建筑间距,功能流线等等。

体量:
建筑的体量不能过于分散,一定要有主体,而且最好是偏心布置,一切围绕主体展开就有了逻辑性,不重要的部分要以单元重复来代替。设计好一个特殊的角度,用效果图表现出来。

P.S.功能和体量可以结合起来作为一张分析图,类似Holl的那种平面分离的轴测,这个可以代替模型的作用。

结构:
结构是重中之重,结构可以成为亮点,应该有一张专门的轴测分治疗癫痫疾病医院析图。如果涉及细部,应该有构造。

材料:
材料最可贵的是有当地性,并且很好地契合建筑的特征,材料的倾向应该是物美价廉,不要老是“混凝土+木材”,那是赶时间的时候。

效果图:
效果图可以渲染,但主要是要表达一种环境感受,最好不要是“上帝视角”,而是一个给人以强烈感受的某个角度。

排图:
排图要提早进行,最好在交图前一天晚上排。
字体最好能有一种图块感,跟背景融合在一起。
分析图的颜色不要太艳,最好是跟背景色“家族相似”。
总的来讲,就是牢记图纸是一个整体,千万不能“夸夸一摆”就完事。

分段:
另外,图片排版尽量有序明确,因为图纸的表现大于推导,这点很重要,图纸是用来沟通的。
A.分析图尽量搞在一张图上,避免观看的人不断寻觅,
B.当然,也可以在每一张图的固定部分放置分析图。

打印:
打印出来的颜色可能会不一样,通常是浅的更浅,深的更深,对比度会变大。
所以要在打印的地方调整好色彩偏差,打印的纸是高清。

讲图:
讲图时将最重要的图纸摆在中间,一般听众不会花时间去理解你的“深度”。
图纸的大小和强度跟它们的重要性成正比。

模型:
模型制作时需要的东西,一个干净的桌子(可以放电脑和纸板)、刀、502或U胶、丁字尺和三角板(一个小的方便切小玩意)、纸板、玻璃、木板、木条、KT板、雪弗板、混凝土板、瓦楞纸板等等。
模型要有一种建构的感觉,最好可拆分。
因此做模型的步骤和尺寸就要想好,预制(可重复)是一个好东西,节约时间而且有说服力。

通宵:
通宵是可以的,但不应该用来做需要大量脑力斟酌的工作,比如“排布功能”,应该做一些纯体力活。做设计时不应该听歌,但通宵需要放歌来提升情绪。

技术:
对于建筑师而言,建筑的成败取决于建筑师对工程技术的了解,就好像文科生的成绩取决于数学。所以结构构造才是设计的重中之重。
想把建筑搞繁琐很容易,建筑贵在简洁,想法可以多,表达必须清晰有力。

老师:
老师在设计中起的作用是微乎其微的,所以要根据自己的想法去寻找大量的资料,特别是技术方面的,没有技术支撑的想法是“艺术家式的”,不可取。跟老师交流的目的是让其明白你的“特征”。

7结构·服务空间

  之前的方案纯粹从“建筑要有体量感”出发,而做出了许多大大小小的盒子的组合,但这次我从体量和结构同时考虑。
  做完“入口”之后我做了一些思考,入口到底是什么?因为之前的方案是单纯从空间着手,把“形式”与“设计”处理为一大一小的两个方盒子,以对角线位置布置。现在回头想想十分不妥,这种缺乏秩序的空间组合令我很不爽,“形式”与“设计”的关系应该是互相重合、互相影响,而不应该区分得那么清楚。因此在新的方案中,形式变成了二层的回廊与停留空间,设计则变成了贯通一二层的中庭,通过天窗采光。
  当然,在创造新的结构之前我必须对“功能”做一次抽象的整合。入口、楼梯等交通空间,以及加入功能以后的卫生间、储藏室、排水送风设备等,都属于服务空间。这种服务空间不能被塞进一些无人理会的角落里,它们应该得到应有的地位,从建筑的内部和外部都能够很容易地识别出来。同时它们应该有着独立的结构或者是结构体系中有秩序的一部分,这样一来形式、空间、结构、功能就得到了高度统一。
  确立了服务空间的地位,也就确定了围绕在中庭周围的三座“塔楼”。这三座塔拥有独立的结构支撑。中间的大空间由四根大柱子和井字梁支撑,而旁边的稍小的空间则由挑梁支撑。同时结构充当了光的创造者,由挑梁支撑的空间得以大面积开横向长窗,而中庭的天窗也刚好开在井字梁的中央。在建筑的背立面,我布置了凹陷的落地窗以避免眩光,其结构同样是挑梁。
  关于材料,同样已经由结构决定。建筑的结构部分用掺了石灰华的混凝土浇筑,普通墙面则用深灰色的混凝土,两者得以区分。而建筑内部凡是开窗的地方均布置木材表皮,停滞空间使用木材地面,让人逗留。

P.S.
关于结构与服务空间的关系,路易斯·康研究得最为深入。他认为,柯布的结构缺乏秩序,密斯的结构拥有秩序却没有容纳服务空间,因此他将服务空间塞进结构的空隙中(比较著名的就是他“空心柱”的做法)。这样一来服务空间与被服务空间的地位变得均衡。因此他说,建筑的本质是由为它服务的小空间决定的。被服务空间由结构决定,而结构则意味着服务空间本身。
  这个方案的原型,来自康的理查德楼和莫里斯住宅。相关资料在“过程记录”里。

8结构与空间

如果我问,建筑与土木有什么区别?好多人会说,建筑是搞外形的,土木是搞结构的。我想这正是建筑师的失败之处。
这么说并不是否认外形在建筑中的重要性,这只是说,随着分工的细化,建筑师们已经开始逃避原本属于他们的责任。建筑师在整个建造过程中属于领导角色,那就更应该具有“统一”的意识,而不是脱离结构,只考虑外形。
建筑师是创造空间美感的人,但是这种创造不是随意的,而是应该包含结构、设备、光影等诸多因素在内。现在的建筑教育越来越容易将人导向设计师而不是建筑师。好多教育者对建筑本身不感兴趣,他们好奇的只是如何进行设计。但是,如果你对建筑本身了解不够深,你又如何能进行适宜的设计呢?我们往往能发现,他们的长篇大论与建筑本身关系不大,而往往落到旁的领域。真正的建筑人是不会回避建筑本身的问题的。
关于结构与空间的关系,只能有三类:空间服从结构,结构服从空间,空间结构的统一。这三种关系都可以产生好的建筑,关键在于建筑师的功力。
(1)空间服从结构
这个类型的代表是萨伏依别墅(Villa Savoye)和斯坦恩别墅(Villa Stein)。大概是受到希腊柱式的影响,柯布西耶擅长均匀布置柱网,并让柱子退到墙后,这也就是所谓的“多米诺体系”。多米诺体系的均质柱网体现着一种无所不包的秩序,并且让室内空间的分隔具有了模数特征。

(2)结构服从空间
这个类型的代表就是范思沃斯住宅(Fansworth House)和西格拉姆大厦(Seagram Building)。密斯由于对开敞空间和流动空间的偏好,偏执地认为柱子和梁会影响空间,所以将柱子移到墙的外面,梁被隐藏起来,而建筑的内部就形成了通透的大空间。

(3)空间结构的统一
这一类型的代表是康的特伦顿浴室(Trenton Bath House)和耶鲁大学美术馆(Yale Art Gallery)。在这些建筑中,康实现了“结构单元=空间单元”的目标,并且明确了服务空间与被服务空间。

9起点

  凌晨六点,踩过几步阶梯,我来到中院一楼的“交通平台”上。
  此刻它是静谧的。站在这里,我可以选择向右后方拐上二楼,也可以前进到由三座体量围成的绿色庭院中,可以沿曲折的走廊进到一楼的任何一间教室,也可以去到上下院。它可以由人们匆匆走过,也可充当集会的场所。
  它包容了无限的可能。
  它的边界模糊不定,看似极其开放,但周围的几根立柱与头顶上“井”式的梁却坚定不移地彰显着脚底这片矩形空间的存在。
  因为它的存在,中院才有了目录,人才有了尊严。人们根颠痫病能彻底治好吗据自己的需求翻到第几页,而非被迫地阅读不属于自己的累赘。
  它粗糙,几乎没有任何的雕饰,但它却是整个中院最重要的部分,因为所有一切都从它开始。
  它是一个起点。
 
  
10再忆圣维塔

当初选择这个建筑只是一种偶然,在经过仔细分析之后再次回过头来看这个建筑却有另外的感受。House at Riva San Vitale又被称为圣维塔住宅,也叫河边住宅。我们试图想象,如果我们是马里奥·博塔,在拿到这个任务时会如何入手?

对比考夫曼别墅,基地和材料——对于赖特来说最重要的问题,在博塔这里却不是最重要的。博塔是理想主义的,因此我们最终看到的平面是一个正方形,内部按照1.4:1:1.6的比例划分成了三个沿对角线的小正方形,中心的方形作为交通井,余下的部分依据功能的需要作出划分。四个立面根据气候、方位、景色各做区分,同时也以共同的“L”形的狭缝来统一。建筑的支撑结构也是惯用的厚厚的四角墙体。

我们不禁会问,为什么是1.4和1.6呢?这得追述到路易斯·康。比例永远是他的建筑不变的主题。1.414与1.618,这两个比例统摄了康的所有建筑,也对博塔产生了影响。长短边之比为1.414与1.618的矩形,属于康眼中的完美矩形,正是因为扩大两倍或增加一个方形仍保持比例不变,它们成为了毕达哥拉斯主义的化身。

然而光有比例是不够的,这个比例必须是契合建筑本身的。不错,在这座建筑中,服务空间与被服务空间的区分,就由1.4、1、1.6这三个数很好的体现了出来。用这个比例划分的矩形,正好分配给不同的功能需求。

 从空间上考虑,基于平面的划分和功能的需求,建筑的空间用“挖体块”的方式产生了不同高度的平面。其实,由于以“谷仓”作为建筑原型,博塔的建筑通常都是以“挖体块”的方式生成空间,因而其建筑显得厚重而封闭,重新唤起了对体量的关注。

尽管重视几何形式,但博塔却是尊重环境的。其实,从一开始设定一个边长仅仅10.4m的方形就已经预示着,这是一个强调竖向空间的建筑。回到环境,发现这原本就是一个背山面湖,高差极其明显的基地。因此,环境的影响以一种模糊的方式介入了建筑空间中。

理想终究是理想,在对柏拉图式的几何形体进行膜拜之后,博塔还不忘了考虑人性。人是不可能居住在一个方盒子中的,于是就有了那座桥。正如老赵所说,这桥不仅仅是建筑的出入口,也是人心灵的出入口。那坚固的桥身始终暗示着理想世界与现实环境的密不可分。

11只忠于建筑

本篇来自于三个月的思考结果。

“砖,你想成为什么?”
“拱券。”
“拱现在已经不流行了,并且造价很高,并不适用于现在。我可以在你的上面,在洞口的上面做一个混凝土过梁。你觉得怎样?”
“我想成为拱券。”
初次看到路易斯·康与砖的对话是在小凯的课上,他的课尽管相当无聊,但我还是感谢他让我认识到光影的巨大作用和曲线的生命力。当我看到这段话时,心里颇为震动。高中教给我最重要的东西是逻辑思维,我也一直认为逻辑就是属于文化境界中最高的“道”。因此我最初接触建筑时秉承的观念就是现代主义——“Form follows fuction”。然而读到这段话我才发现,砖也是有生命的,建筑师应当凸显砖这种材质的个性,因此建筑更应该是“精神”。
高考结束后只有三天时间考虑志愿,因此选择建筑并非经过了深思熟虑。到了学校之后我仍旧在思索,我到底适合做什么。我不知道是否每个人都会纠结于这个问题不能自拔,但对我来说就是如此。如果我不能想清楚我的“使命”所在的话,我就不能安心做事。
我之前读的大部分属于分析哲学,分析哲学排斥形而上学,强调科学主义,重逻辑。我深受这种观点的影响,看我以前的文章就很能找到这个特点。在现代哲学课上我认识了叔本华,“人们应当循着自己个性的方向,做最适合个性的发展”,他的这个观点给了我很大启发,它让我认识到,在专业的选择上,个性远比兴趣可靠。
一个人的兴趣可能经常变动,但他的个性却较为稳定。我在自己的身上深刻地体会到这一点。当我读分析哲学或逻辑时,我能够吹毛求疵,思想锋利;当我读诗和美学时,我又能够达到那种“泛灵”的状态,即“万物皆有神在”;当我在演练武术或K歌时热血沸腾;当我在看历史时又会运用所谓的辩证法……然而正因为兴趣太广,我就很难把握自己真实的个性。
正是接触了路易斯·康我才找回了真正的自己。毫无疑问,正是在认识他和他的建筑的过程中我与之产生了极大的共鸣。这是一件幸运的事,那就是你寻到了自己的偶像。偶像的作用是非凡的,他会给你人生提供方向。如果你的偶像与你格格不入,那么你会十分苦恼,这就是我所讲的“自我矛盾”;如果你的偶像与你十分相似,你就不会迷茫,你甚至不用去模仿他,因为你天生就是那类人,这就是“自我统一”。
“自我统一”的意思就是自己认识了自己的个性,由此也看清了人生的方向。我相信这就是人变得伟大的原因,因为他找到了自己的角色。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种人,“有才”的人大概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所谓的“通才”,就是什么都行,一种是“专才”,就是在某方面有着突出的才能。前者在历史上留下名字的甚少。
我不幸是后一种,我只能投入精力做一件事,这是我一直以来对自己比较清醒的一个认识,所以我当初会因选择建筑还是逻辑而纠结不已。其实我觉得,任何工作,如果不投入百分之百的精力是不能做好的。那些什么都会的人自己可能会十分欣赏,但在“专才”看来绝不会以之为好。我十分反感那种把建筑师说成是博而不专的人。在我看来,建筑是一个必须穷尽一生精力的工作,因此选择建筑也就放弃了其它。这并非说建筑学的知识与技能有多么难。其实建筑首先是艺术,跟其它艺术差别不大,许多人以为建筑学是工程技术或是技术与艺术的结合,这是一个常见误解,优秀的建筑师本质上是艺术家而非工程师亦非艺术家兼工程师。
既然是艺术家,那就应该是个人主义的。艺术家的风格必然受到自己所在文化的影响,但这并不是说一个艺术家就应该基于“民族自豪感”而排斥别的风格,死守自己文化。因此,不管是古今中外任何文化里的东西,只要符合艺术家的需要,都可以用来表现。艺术家只管从事艺术创作,而不用理会创作出的东西是属于“X风格”还是“Y主义”或者是“Z派”。
康正是这样的一个艺术家。我对他的崇拜不在于对他进行模仿,而是我感知到了他的精神。他的基本理念让我产生强烈的共鸣——“Form inspires function",这个想法和我内心的想法不谋而合,形式正是建筑最为本质的东西。建筑的生成必然是对应需求,然而需求本身并非建筑,仅仅满足需求是不够的,建筑最终应该也必须是精神的存在。
前几天和XF老师一起分析西扎的Anyang Pavilion时就感到,他对于建筑的感觉比某些老师要好得多,他十分敏感,仿佛完全投入进建筑师的世界中,想其所想,很快便能领悟到建筑师的表达手法。相比之下的某些老师则逊色不少,自己肚中无墨还在那里聒噪不停,旁人不知所云,浪费众人生命,实在令人反感。
忠于建筑,并且只忠于建筑,这是我经过仔细斟酌之后得出的结论。如果要有一个研究领域,那么建筑绝对值得;如果要有一个榜样,那么康绝对够格。我愿意用一生的时间去研究建筑,并且给它一个永恒的“精神存在”。

关于建筑的短文相关推荐: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 zw.uzogc.com  一言难尽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